據外媒12月25日報道,南蘇丹政府軍與反政府武裝的血腥衝突已持續超過一周,造成“史上最大人道主義危機之房屋二胎一”,傳出種族屠殺暴行,併發現數處“亂墳堆”。暴力衝突可能已導致數千人死亡。與此同時,聯合國安理會周二24日一致投票通過將聯合國在南蘇丹的維和士兵的數目增加近一倍,達到1.2萬人。
  中新網1月3日電 新加坡《整合負債聯合早報》3日刊載《部族政治:南蘇丹人道主義危機的反思》一文,文章指,目前仍在持續的南蘇丹武裝衝突與人道主義危機,直觀看來是個人政治權力的爭奪、個人主導的不同派系之間武裝攻擊造成的結果,實際背後則深深關聯著這個國家的政治結構。
  文咖啡機章摘編如下:
  信仰基督教,曾是南蘇丹要從蘇丹分離出來的重要原因之一。但就在基督教的重要節日聖誕節前後,南蘇丹一場新的人道主義危機吸引了全球的註目。因為這次武裝衝突的死亡人數與難民數量都在不斷攀升,聯合國安理會於2013年12月24日一致通過決議,決定向代償聯合國南蘇丹特派團增派5500人的兵力,以保護平民和提供必要的人道主義援助。
  這次危機的發生usb,直觀看來是政治派系鬥爭的擴大化。總統基爾和副總統馬沙爾長期不和。總統基爾於今年7月宣佈解除副總統馬沙爾以及多位部長的職務, 使矛盾進一步激化。而當馬沙爾表露出競選總統的野心後,雙方的派系鬥爭迅速由政治手段蔓延到了軍事手段。雙方製造的暴力衝突持續升級,造成了嚴重的人員傷亡,甚至被美國的媒體稱之為“下一個盧旺達”。
  基爾和馬沙爾原本同屬於執政的南蘇丹人民解放運動。蘇丹人民解放運動正式成立於1983年,目標是為南蘇丹爭取權益並推動獨立進程。根據羅伯特•柯林斯所著《蘇丹史》介紹,南北蘇丹在部族主體、宗教主體、人種主體等多個方面存在差異與隔閡,在20世紀50年代南北蘇丹的統一建國過程中,是出於對埃及繼續統治蘇丹的擔憂,南北蘇丹才結合在一起。但南北雙方的矛盾在獨立建國後不久就迅速顯現出來,並釀成經年累月的武裝衝突。蘇丹人民解放運動組建後,成為領導南部蘇丹人民與政府進行抗爭的主體。
  不得不承認的是,蘇丹人民解放運動組建之初就是存在派系差別的,只是在共同的目標面前,差異被暫時性掩蓋了。這也是很多具有類似經歷的鬥爭組織的共性特點,如東帝汶獨立革命陣線在東帝汶獨立建國過程中也曾出現過多次派系爭端。
  2011年7月9日,經過蘇丹人民解放運動領導的長期鬥爭,南蘇丹通過全民公投成為了最新獨立的國家。但問題是,公投的成功以及獨立國家在全球獲得的合法性地位,並不意味著一個國家就此走上了通暢的發展道路。2002年獨立的東帝汶如此,2011年獨立的南蘇丹也是如此。換言之,國家的構建遠不是披上一件主權國家的外衣就能夠自然實現的。
  獨立後的南蘇丹可謂內外交困。在外部,南蘇丹與北蘇丹的矛盾與戰火不斷。南蘇丹境內擁有大量的石油資源,但卻缺乏煉油設施和向國外輸油的管道;北蘇丹雖然缺乏石油,卻擁有技術,控制著石油產業鏈。南北雙方的這種矛盾在蘇丹一分為二之前就存在,一分為二之後仍沒有多大緩解。
  2011年末到2012初,南北雙方曾因南蘇丹石油在北蘇丹的過境費問題不斷產生激烈爭執。隨後在2012年4月,南北雙方又因爭奪位於雙方邊境區的哈季利季油田刀兵相見。為何雙方不能夠理性共贏地實現長期和解與穩定合作,可能依然與這兩個國家的內部政治結構有關——即部族政治與部族政治思維方式。
  在內部,南蘇丹獨立之後,統一的目標消失之後,南蘇丹的部族政治與各派衝突造成的各自為政局面日益顯現。部族政治是很多非洲國家面臨的共性問題。部族依然強調血緣貴族的重要性,在部族內部強調等級區分,有些地區對於部族的認同甚至高於對於國家的認同。而在部族政治基礎之上架構起的政府,由誰當政的爭奪有時就演變成了是以哪個部族為主體的價值判斷。
  米格代爾在《強社會與弱國家——第三世界的國際社會關係及國家能力》一書中,稱這種部族政治為主體的社會為“網狀社會”。國家被分成了諸多的網格,就是被分成了諸多的各自為政、各自認同的共同體。在這種社會中,儘管我們明確知道國家是整張大網,但同時也會發現,國家不屬於任何一個網格。部族政治更容 易塑造出格格不入的政治派別的差異與較量。在這種情況下,國家的建設,國家認同的塑造也就變得舉步維艱。而這種思維漫溢到國際關係領域,就成為南北蘇丹難以很好合作的思維障礙。
  1994年爆發慘絕人寰的盧旺達大屠殺是胡圖族與圖西族兩大部族矛盾激化的產物。南北蘇丹的分離乃至蘇丹的達爾富爾問題也都有部族政治的重要影響。目前仍在持續的南蘇丹武裝衝突與人道主義危機,直觀看來是個人政治權力的爭奪、個人主導的不同派系之間武裝攻擊造成的結果,實際背後則深深關聯著這個國家 的政治結構。
  南蘇丹實現獨立業已兩年。儘管爭取多年的政治夙願得以實現,但南蘇丹內外交困的局面使其成為非洲乃至全球最貧窮的國家之一。在美國和平基金會和《外交政策》雜誌公佈的最新“失敗國家指數列表”中,北蘇丹和南蘇丹分別位列第三位和第四位,其“失敗”程度直逼連年動亂的索馬裡和剛果民主共和國。儘管我們尚可以為南蘇丹的欠發達找出其他諸多理由,而其自身的部族隔閡、派系爭奪、政局不穩顯然是最主要的誘因。
  現今,南蘇丹的衝突與災難還在持續。據聯合國目前的統計,南蘇丹不同政治派系和族裔間的武裝衝突已造成超過10萬民眾流離失所,其中45000多人在聯合國特派團營地內尋求安全庇護。南蘇丹部族與派系的爭鬥如果長期持續,最後的結果將是不會有任何一方真正勝出,因為他們必將會因為製造了人道主義災難而被鐫刻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南蘇丹各部族的權貴也好,各派系的領導人也好,他們所應該思考的不是如何為一隅而毀全局,而是應該思考如何讓南蘇丹真正地成為一個國家,走向發展的坦途。(王文奇)  (原標題:聯合早報:部族政治 南蘇丹人道主義危機的反思)
創作者介紹

清明上河圖

cvvuubcxcla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