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日,北京人濟山莊“最牛違建”的主人張必清首次邀請媒體進入違建拆遷現場。在樓頂,曾經的違建部分已經變成了記憶體光禿禿的平地。(8月6日《北京青年報》)
  通常真正“牛”的違建,不在違建本身,而在於違建的主人——他們往往有“後臺”、“靠山”,所以,不論是執法部門的提醒,還是執法部門的具體執行措施,都撼不動“最牛違建”,即使媒體曝光,有關部門還要遮遮掩掩,問題處理起來要遭到無限期拖延,有時新成屋還不了了之。
  北京“最牛違建”從最初報道到拆遷完畢,前後花了一年左右的時間。此前有媒體報道,相關部門曾經多次約談張必清,但都遭到拒絕。如今張記憶體必清如此配合的態度,完全沒有一點兒“牛氣”。可以說,自從相關部門依法發佈“限期15天內拆除,否則依法強拆”的公告後,張必清變得非常“聽話”,他乖乖地拆除了他的“藝術品”,拆除費用高達兩三百萬元,比建設費用還要高些。
  那麼張必清的態度為何180度大轉彎呢?這到底是媒體曝光後的壓力大,使得張必清乖乖地舉手投降,還是之前監管部門從來沒有認真執法過呢?至少從目前的信息來看,之前執法部門沒有嚴格認真執法。這使筆者想到各地的“最牛違建”現象———它們的存在,無疑與執法部門沒有認真執法緊緊相連,不論是違建修建之初,還是建起來以後,執法部門常在選擇性地執法,想執法時就執法,不想執法時就找理由托詞,對違建新竹買屋現象聽之任之。推廣到其他問題上,比如,在食品安全問題和安全生產問題上來,都存在類似的影子。因此,要認真反思,否則有的問題仍將長期無解,損害政府形象。
  (燒烤李冰潔)  (原標題:“最牛違建”拆除執法問題當思)
創作者介紹

清明上河圖

cvvuubcxcla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